佛教问答

问:修行四界分别观之后才能分析名色法出自什么经纶?

时间:2011-11-26 9:18:12  作者:  来源:  查看:1951  评论:0

:修行四界分别观之后才能分析名色法,这是出自什么经、论的记载?

:在许多部经及它们的注释里都提到这一点,例如《中部》的《大牧牛者经 》及《相应部 》的《不遍知经 》。至于色业处的修法,简略的修法出自《大念处经 》,详尽的修法出自《中部 》的《大象迹经 》、《大教诫罗候罗经》、《界分别经 》,以及《阿毗达摩论藏 》里《分别论》的《界分别 》。有两种禅修者:纯观行者和止行者止行者就是先证得某一种禅那,藉此而达到心清净。当他想要进一步修行见清净时,应当先进入除了非想非非想定以外的任何一种禅那。出定之后观照寻、伺等禅支,以及与禅心相应的所有心所。必须依照它们个别的特征、作用、现状、近因来辨别它们。他能够照见这些心所,因为在修行止禅时,他已经辨认过五禅支了。然后他必须照见这些名法所依靠的心所依处色、照见心所依处色所依靠的四大,以及存在那里的其他种所造色。同样地,他必须辨别它们个别的特征、作用、现状和近因。接着,在他观照五门心路过程之前,必须先修行色业处。在尚未修行色业处之前,他无法观照五门心路过程,因为他无法照见眼识、耳识等所依靠的眼净色、耳净色等,所以无法观照五门心路过程。然而,如果止行者不想先观照名法,而想要先观照色法,他应当采取和纯观行者相同的步骤。根据《清净道论第十八品》中的指导,纯观行者培育心清净的方法如下:「若纯观行者,或止行者想要从照见色法开始修行观禅,而非从照见名法开始,那么,他们应当依照第十一品中定义四大的部份所叙述的种种方法当中的一种,简略地或详尽地来辨别四大。」
根据《清净道论》的这些指示,不具备任何禅那基础,而想要直接修行观禅的人必须先以简略法、或详尽法、或简略与详尽二法都采用,来辨别四大。已经证得某一种禅定,或证得所有八种定的人,若想从色业处开始修行观禅,他也必须同样地如此修行。关于色业处与名业处,《中部》的注释及《阿毗达摩论》注释的第二册里谈到:「在这两种当中,色业处指的是以简略法或详尽法来辨别四大。」注释中对如何修行观禅的色业处所作的这些指导,显示出佛陀教导纯观行者或想先修色业处的止行者应当从简略地或详尽地辨别四大下手。如果禅修者依照佛陀的教法来修行,他的修行将产生最有利益的结果。在这里,我们必须了解注释并不是由觉音论师写成的,他只是将注释从锡兰的辛哈尔文翻译成巴利文而已。虽然有些注释无疑地是后代论师所造,但是大部份注释都是从佛陀时代传承下来的。在佛陀时代很平常的情况是:听完简要的开示之后,有些比丘还不明了法的意义,因此他们去拜见佛陀、或舍利弗、目犍连等阿罗汉、或阿难尊者等,请求他们作详细的解释。这些解释在五百阿罗汉参与的第一次结集中
被结集为杂藏,也称为根本注释。负责在锡兰弘扬佛法的马兴达阿罗汉将它们带到锡兰,他知道后代将无法以巴利文来保存这些注释,因此将它们翻译成辛哈尔文,并且称之为大注释。到了觉音论师的时代,有些人认为有必要推展以巴利原文来研究佛陀的教法,因此觉音论师又将所有的注释翻译回巴利文。在四部注释每一部的序言中,觉音论师都作了如此的结论:「我现在要翻译的注释,它的宗旨是阐明微妙殊胜的长部等圣典的含义,这是由佛陀及具有与佛陀类似资格的人所详尽解说的,具有与佛陀类似资格的人指的是舍利弗尊者与其他能够讲经的佛陀弟子。这些注释在第一次圣典结集时被诵唸出来,在第二次与第三次圣典结集时又再度被诵出。它们由马兴达阿罗汉带到锡兰,翻译成锡兰文以便利益锡兰岛上的居民。我将不乖违大寺(在阿努罗陀城 )长老们的观点,而将这些注释从锡兰文翻译回与圣典一致、庄重而且纯净无瑕的语言。」在《清净道论》中,他提出自己看法的情况只出现过一次,他说:「我们对此事的抉择是如此。」(清净道论第十三品第一二三段)。在《中部》的注释里,他也只提出过一次,他说:「古代的尊者们并没有提到这项观点,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中部)只有这些极罕见的例子是出自他个人的观点。在《长部 》的注释里,他也说道:「自己的见解是最没有威信的,只有在符合经中义理时才能被接受。」(长部)这些很明白地显示了他并不是在撰写自己的注释。有人批评觉音论师,然而那是不对的,因为他只是将古代传承下来的注释加以翻译而已。举例而言,《清净道论》中的《说缘起品》完全是从《迷惑冰消 》一书中翻译出来的,而《迷惑冰消》就是《大注释》里的一个部份,它是佛陀在许多经中(如全部的《因缘相应 )所教导缘起法的注释。在许多经中,佛陀教导过去世的因造成现在世的果,例如:过去世的无明、爱、取、行、业造成现在世的五蕴。佛陀还教导现在世的因造成未来世的果。如果你不承认缘起的教法,那么就会有问题产生,因为这表示你认为佛陀讲了一些无意义的话或谎话。再者,如果缘起的教法是错误的,那么你也就不需要为了成佛而积聚波罗蜜了。为什么呢?因为否定缘起的教法也就是否定过去世的因能够造成现在世的果。若是如此,过去世的因不能影响你的现在世,那么你在过去世所行的善业都是白费的。而且,如果现在世的因不能造成你的未来世,那么你可以为所欲为,造作杀生、偷盗、邪淫等罪恶,而不用担心来世会堕落恶道受苦的危险。一切都只是靠运气而发生,也就不需要为了成佛而历经至少四阿僧祇劫与十万大劫来圆满十波罗蜜,因为你所修的波罗蜜全部都是白费的。然而,这是一种严重的邪见,称为无作用见。有些人可能会争辩说,他们还是能观照到因果的作用,例如:吃得过饱是因,消化不良是果。然而,佛陀不需要教导这种因果,因为一般的正常人都知道这种道理。他们应当问自己:什么是造成这一世得到人生的业因?难道他们能说那业因也是在今生造作成的吗?当然不能。然而,如果他们依然坚持得到今生为人的业因是在今生造成的,那么,他们可以去造作善业,然后发愿变成天神。如果现在业因能够产生现在果报的话,他应当马上变成天神。但是,他当然不可能由于那项善业而马上变成天神,为什么呢?因为造成今生得到人身的业因必然是来自过去的某一生。因此,很明显地可以看出缘起的教法并不是想像,批评觉音论师说他造成混淆是不对的。我们应当以至诚恭敬的心来看待这些注释,因为它们是佛陀及许多大阿罗汉遗留下来的教导。



佛教人生网浙ICP备08102158号
Powered by OTCMS V2.3